电影世界大拯救

第00359章 最强犯人,全部干掉

    砰!

    突如其来的剧烈撞击直接把赵泰晤的车给撞飞了,甚至在空中都是转了好几个圈。

    轰!

    赵泰晤的车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

    这个时候那面包车就仿佛是要把赵泰晤的车给撞碎一般,他一遍又一遍的剧烈撞击着,直到警车的到来。

    “撤。”

    面包车上的一名中年男子神情冷峻的说道,此时正猛得踩油门准备撞赵泰晤的司机听得这话快速的离开了。

    “阿西巴…”

    徐道哲接到报警后就带着人过来了,可是依旧晚了一步,他从车上下来后说道:“吴组长,对方已经开车逃窜了,是一辆白色面包车,车牌后是……没错,是这个,请指挥中心想办法拦截他们。”

    挂了电话后,徐道哲又拨打了急救电话,他看着那被撞的有些稀烂的车,觉得里边的人恐怕受伤会很严重。

    “允奉,先救人……”

    徐道哲在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车面,当他看见里边的人的时候神情有些错愕:“赵泰晤,怎么是你??”

    “阿西巴,赶紧拉我出来,我感觉我的骨头都要断了……”

    车里的赵泰晤大声的尖叫着。

    “看起来问题不大,这气息还是十足的。”

    徐道哲望着赵泰晤嚣张的样子笑着说道:“您这是得罪谁了?竟然被人如此相撞??”

    “我怎么知道??”

    赵泰晤大声的说道:“我再说一次,赶紧的把我救出来,我受不了了。”

    “现在不能随便动的,泰晤啊,我学过医疗知识的,你现在如果随便移动对你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徐道哲浑不在意的说道:“而且你这到底是好车啊,都撞翻了,在外边看起来那么的惨烈,结果里边一点事都没有。”

    “竟然是他。”

    云奉把徐道哲拉到一边说道:“妈的,我们火急火撩的竟然来救一个人渣??”

    “行了,少说两句。”

    徐道哲一摆手:“记住,我们是警察,不能以个人的好恶来做事,行了,来几个人,先想办法把赵泰晤和崔泰勇抬出来,记得一定要小心,免得车漏油爆炸了。”

    30分钟后,救护车来了。

    赵泰晤和崔泰勇两人都是拉往了医院,尤其是崔泰勇竟然是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这件事现场的媒体同样有很多,首尔日报、明成日报等诸多报纸都是进行了报道。

    “胜利集团赵东健会长的二儿子今日在路上遭受到袭击,生死不明。”

    “胜利物产的直接负责人赵泰晤社长遭受到了人为报复,此事是否与胜利集团最近的调查有关暂未可知。”

    “胜利集团旗下的胜利物产的赵泰晤社长遭受到了惨烈车祸,目前人在医院,生死不知。”

    ……

    无数的媒体这个时候都是纷纷的进行了报道,同时呢,首尔医院更是人山人海。

    胜利集团大财阀的二儿子竟然遭受到了惨烈的车祸,最关键的是这车祸是人为的。

    “查,给我查,给我狠狠的查。”

    赵东健的脸色狰狞无比:“我要看一下,到底是谁敢杀我的儿子。”

    “您一定不要太暴怒,一定要注意身体,要不血压就该爆了又。”

    一旁的理事牢牢的控制着赵东健,示意他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我知道冷静。”

    赵东健强制让自己放松下来:“赵泰晤死就死了,可是在我刚刚获得了清白之后,在胜利集团正需要舆论扭转的时候,他突然出这么一次事,你说,这让我怎么冷静?”

    “会长,这次其实算好事。”

    崔理事低声说道:“可以重新做一些文章,比如说赵泰晤现在都昏迷不醒,这是别人对于胜利集团的恶意报复等等,如此一来,呵呵……”

    “对,你说的没错。”

    赵东健听得崔理事的分析轻轻点头:“不过还是要给我继续查一下,我要看一下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包天。”

    15分钟后,警队的吴组长带着徐道哲等人来到了医院。

    “赵会长……”

    吴组长看着胜利集团的财阀老大急忙小跑了几步:“我是广域队的吴组长,我们是来见见赵社长然后调查一下情况。”

    “现在韩的治安已经坏成这个样子了吗?我们胜利集团每年交的税有多少?我们每次给你们警队的赞助有多少?啊?前几天你们的厅长还跟我说警队有些东西已经坏掉了,需要重新的换一批,我已经答应了下来……”

    赵东健望着吴组长冷声说道:“可是转身我的儿子在大厅光众之下竟然遭受别人的恶意攻击,你说,让我怎么对你们警方放心?”

    “这个,这个……”

    吴组长有些擦汗,他不知道怎么跟赵东健回复。

    “这个事情我们正在调查,再说了现在都不知道是恶意报复还是其它的情况,难道让我们警方全天24小时保护你们吗?你们财阀平常不是保镖很多吗??”

    徐道哲看着自己的组长竟然被财阀这么的说话一时有些怒了,他淡淡的说道:“我们来是调查情况的,不是遭受你们的指责的,你们对我们警方赞助多少,我们广域队可一点都没有见到。”

    “哦??”

    赵东健看着一个小小的警察竟然敢跟自己这么说一时之间神情有些恼怒,眼进而闪烁着危险的神色。

    “不要说了。”

    吴组长吓了一跳,他前几天可是刚刚在厅长那里刷了一点声望的,可不能因为这件事误了自己的升迁呢,他把徐道哲给制止了,然后朝着赵东健道:“对不起,赵会长,我们其实也是想着尽快的把线索查出来,所以就想看看您儿子醒来了没有,问他一些问题,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行,等一下吧,你们先等着吧。”

    赵东健一挥手说道。

    “啊,好的,好的,那我们先等着。”

    吴组长急忙说道。

    至于赵东健懒得再理会这些警察了,他重新望向了病房,不大一会儿医生出来了,主治医生朝着赵东健说道:“会长,赵泰晤有脑震荡,同时肋骨骨折,需要最近静养休息一下,但是问题不大,至于另一个崔泰勇……”

    “行了,崔泰勇你们看着治疗就行,我先进去看看泰晤。”

    赵东健直接打断了医生的话。

    开什么玩笑?

    崔泰勇只是他的一条狗,他根本不关心狗会出什么问题。

    毕竟赵东健可不缺狗。

    病房里,赵泰晤的神情显得有些狰狞可怕,他觉得自己刚刚就差一点就死了。

    对于赵泰晤来说,他从来没从来没有感觉到距离死亡会如此的接近。

    他现在脑子里第一个怀疑的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哥哥赵泰镇。

    好啊,真的很好啊。

    我最亲爱的哥哥,你竟然真的想要杀死我。

    行,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怪不得我了。

    这个时候的赵泰晤其实心情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心理变态了。

    不过也正常,换谁突然被来这么一出都受不了了。

    他本来没有想过要杀死自己的哥哥,毕竟上边还有老头了在压着呢。

    但是现在是赵泰镇先不管不顾的,既然这样那么就不要怪他不仁了。

    赵泰晤甚至内心有一种阴暗的想法,那就是老头子对这件事情了解不了银?

    没错,赵泰晤现在谁也不再相信了,他只相信他自己。

    “该死的,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赵泰晤咬牙切齿的想道。

    咔嚓。

    门被推开了,赵东健望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怎么样?”

    “爸,我没事,就是脑子现在还有一点晕。”

    赵泰晤神情恢复了平淡:“不过问题不大,谢谢您。”

    “一会警方会问你一些事情,你随便打发了他们就行,这件事就不需要警方他们瞎掺活了。”

    赵东健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不管是谁,只要敢杀我赵东健的儿子,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好的,我知道了。”

    赵泰唔淡淡的说道。

    “行,那你先休息吧。”

    赵东健一摆手就准备主开了。

    “爸,这件事你真的不查一下大哥吗?”

    最终,赵泰唔还是没忍住说道。

    “这件事不可能是你大哥做的,他不可能这么蠢,而且你也不想想,那是你亲大哥,他可能会伤害你吗?”

    赵东健想都不想的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再管了,我会亲自找人去调查的。”

    待得赵东健离开之后,赵泰晤突然呵呵笑了起来,而且笑的非常的灿烂。

    他算是明白,在父亲的心中其实还是赵泰镇最重要。

    这件事情还需要考虑吗?

    这不明摆着就是赵泰镇做的吗?

    呵呵,还查一下?

    对于赵泰唔来说他根本就不再考虑什么,这件事情肯定是大哥做的。

    因为除了大哥,他不相信还有什么人谁会如此的置他于死地。

    一瞬间,赵泰晤都有了一点点的悲哀,他觉得自己做了那么多,他以为今天在会议室里父亲对自己已经另眼相看了。

    结果不是。

    扯淡呢。

    一切还都是父亲自己罢。

    他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病房外。

    赵智秀和赵泰镇两人都是焦急的赶来了,得到消息的一瞬间两人都误以为是对方干的。

    毕竟他们两个对于赵泰晤是半点感情都没有,甚至是非常的仇恨,毕竟这可是来分家产的。

    赵智秀倒想过弄死赵泰晤,不过赵泰镇从来没有想过,除非老头子死了,否则他根本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啊,这特么的怎么突然之间赵泰晤就遭受车祸了?

    而且还是在刚刚结束会议后。

    这第一怀疑人肯定就是他们了。

    赵泰镇本来以为是姐姐私自找的人要弄死赵泰晤的,毕竟如果真的这么做话,那么赵泰镇觉得就真的是作死了,老头子可不是瞎子啊。

    可另一方面呢,赵智秀还以为是赵泰镇做的。

    两人一碰头,确认不是双方做的,然后在来的路上都是相当的焦急。

    到底是谁?

    赵智秀想着会不会是赵泰晤自己做的,他故意弄苦肉计??

    “不可能,刚刚崔理事给我打电话了,说现场非常的危险,而且你觉得泰晤有这样的头脑吗??”

    赵泰镇直接否了这个想法,他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必须要让父亲信任我们,否则接下来我们会相当的难做。”

    确实。

    不管是谁,这样的事情他赵泰镇都是最大的嫌疑者,这如果真的再让他的父亲对他产生疑心,那么赵泰镇觉得自己的继位都危险了。

    “爸,怎么样??”

    赶到了医院,赵泰镇语气略带关心的问道:“小弟没事吧。”

    “暂时没有事,这件事你怎么看??”

    赵东健淡淡的朝着赵泰镇问道:“或者说事情本来就是你做的??”

    “不是,爸,我怎么可能伤害小弟?而且您是了解我的,在咱们集团正处于暴风雨中,我就是真的想要杀死小弟我也不会用这种弱智的手段。”

    赵泰镇急忙说道:“我个人猜测这应该是谁故意做的,为的就是想要破坏我们集团。”

    “恩,你说的也是我想的,不过是谁?金门集团?或者说是宇明集团?可是宇明集团目前因为偷税漏税比我们还严重,怎么可能顾得上我们??”

    赵东健皱眉说道:“我不管是谁,我给你一星期的时间,你把事情给我调查清楚,否则你就别想再惦记着会长的位置了。”

    说完赵东健直接离开了。

    望着赵东健的背影赵泰镇脸色有些铁青。

    该死的老头子。

    一周的时间,让他去哪里调查呢?

    完完全全的不可能啊。

    “泰镇,我们……”

    赵智秀在一旁看着父亲离开后才凑了过来问道。

    “走吧,先去看一下我们的弟弟,不管怎么说终归是我们的弟弟不是,而且真的是废物,他要是死了反倒没有这么麻烦了。“

    赵泰镇有些恼怒的说道:“不知道是谁办的事情,竟然这么废物。”

    “是啊,真的是笨蛋,死了还好说,可是活着真的很麻烦啊。”

    赵智秀同样有些无奈的说道。

    病房里,赵泰晤正在打电话呢门敲响了,他一看来人脸上挂起了冷笑:“怎么?哥哥和姐姐来看我了??是不是觉得我没有死很失望啊。”

    “是的,有些失望,像你这样的垃圾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生,你母亲死的很不错的,可是你怎么还活着呢??”

    赵智秀语气冰冷的说道:“真的是垃圾长命。”

    “混蛋。”

    赵泰晤语气狰狞的说道:“放心,我会活的好好的,倒是姐姐你要小心一些,免得被人抓走去卖啊。”

    “你……”

    赵智秀望着赵泰晤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赵泰镇给打断了:“姐姐,不要说了,我们终究是一家人。”

    说到这里赵泰镇朝着赵泰晤说道:“我来看看你只是想告诉你不是我做的,我没有那么蠢,而且如果是我做的你根本不会活,这件事情应该是一个骗局,你不要上当,我们现在还是应该团结。”

    “哦,我知道了。”

    赵泰晤压着怒火说道:“那我还得谢谢你吗?我的好哥哥吗?”

    “垃圾就是垃圾。”

    赵泰镇转身朝着赵智秀说道:“走吧,我们走吧。”

    由始至终赵泰镇根本就不是来看望赵泰晤的,而且赵泰晤什么想法,什么反应赵泰镇也压根不在意。

    他真正在意的还是自己的父亲。

    无视。

    这就是赤果果的无视。

    试想一下还有什么比无视更让人难受的呢?

    砰!

    砰!砰!

    砰!砰!砰!

    待得赵泰镇离开之后,赵泰晤把身边的东西全都砸在了地上,他狰狞的大吼了起来:“混蛋,该死的混蛋啊!”

    这个时候,林振东、马逸嶺、吴刚一起来到了医院。

    “看起来赵泰晤的命还是大啊,我在网上看着视频还以为他要挂了呢。”

    吴刚边走边说。

    “呵呵,是啊,也不知道谁对赵泰晤这么有仇。”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不知道警方抓住人了没有?”

    在三个人来到医院的时候刚刚听到病房里赵泰晤的嘶吼声。

    “你们警方什么都查不出来吗?你们这么废物竟然还来问我?滚,老子什么都不知道,垃圾玩意,老子白交税养你们了。”

    赵泰晤大声的说道:“赶紧滚蛋,现在我需要休息啊,我需要休息知道不的啊??”

    “走吧。”

    徐道哲让手下不要动怒,他朝着赵泰晤淡淡的说道:“泰晤啊,我们看你是病人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是记住了我们是警察,我们是保护大众不受受害的,而不是你们的保镖。”

    说完徐道哲带着人离开了病房。

    “啊,徐队长。”

    林振东笑呵呵朝着徐道哲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怎么哪都有你呢??”

    徐道哲看着林振东没好气的说道:“我可一点都不想见你,还有我提醒你一下,你最好不要被我抓到你的证据,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哥哥,这个人很讨厌啊。”

    马逸嶺开口说道:“怎么老是和你过不去?”

    “不要这么说,徐队长是一个好人,这个社会上正是因为有他这样的人坚持正义才不会让人绝望。”

    林振东微微摇头:“走吧,我们进去吧,一零,你就不要进去了,在外边就好。”

    “好的。”

    马逸嶺点头说道。

    “泰晤,怎么样??”

    林振东进来后朝着赵泰晤笑着问道:“我听说你出车祸了,没事吧。”

    “死不了,你们都知道了??”

    赵泰晤开口问道。

    “各大新闻媒体全都报道了,你觉得我可能不知道吗?”

    林振东浑不在意的坐了下来道:“不过这些人倒是胆子大一些啊,竟然敢这么做,看起来对你仇恨不轻啊。”

    “呵呵,当然不会轻了,我今天刚刚正式升任社长,而且通信和娱乐两大分类都是给了我。”

    赵泰晤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啊?通信和娱乐两大分类竟然都拿下来了??”

    林振东意外的说道:“恭喜啊,这是好事,恭喜,看起来你升任会长就近在眼前了。”

    “那也得有命升任。”

    赵泰晤望了一眼吴刚:“你先出去。”

    “啊?好的。”

    吴刚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让自己离开,但是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离开了。

    “林振东,你不是说助我当会长吗?你放心,我如果当了会长之后绝对会厚报你的,不过现在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赵泰晤望着林振东一字一句的说道:“帮我把赵泰镇杀了。”

    “什么??”

    林振东吃惊的说道:“那可是你亲大哥啊。”

    “我知道,我就是要杀他,他既然想杀我那么我也没有必要给他留什么情了。”

    赵泰晤朝着林振东说道:“你如果能杀掉他,需要多少钱都可以。”

    “钱的事先放一放,不过你真的确定现在要做??”

    林振东皱眉说道:“你刚刚出事,而且现在赵泰镇出事的话你会第一个被怀疑的。”

    “这……”

    赵泰晤有些迟疑:“那就再等一下,不过你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吗?”

    “放心,没问题的。”

    林振东轻轻的拍了下赵泰晤的肩膀说道:“只要钱到位,休说赵泰晤了,就是杀死你的爸爸都没有问题的。”

    一句话让赵泰晤的脸色变了又变。

    他承认自己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杀死赵东健,他只是想要干掉赵泰镇,可是假如赵东健也死了呢?

    如果赵东健也死了,那么一切是不是都风平浪静了??

    赵泰晤被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

    “泰晤,你在想什么??”

    林振东望着赵泰晤问道。

    “啊,没事。”

    赵泰晤一摆手说道:“等,那就再等几天,等我出院了再说。”

    “好的,你先休息吧。”

    林振东轻笑着站了起来。

    好了。

    种子已经埋了下来了。

    至于这颗种子什么时候发芽那么就看赵泰晤的野心有多大了。

    砰!

    门关上了,病房里再一次剩下了赵泰晤一个人。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幼时妈妈被赵东健像条狗一样的暴打的场面,他想起了妈妈临死时的不舍,他想起了自己被赵东健肆意打骂的场景。

    “杀了他吧,杀了他你就一切都解放了。”

    赵泰晤的脑海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回荡着。

    ……

    隔壁房间是崔泰勇在住着,他的伤势要稍稍重一些,不过同样没有生命危险,而且人也已经苏醒了过来。

    房间里崔泰勇的老婆和孩子都在。

    “崔常务,怎么样??”

    林振东敲门而进,然后朝着崔泰勇问道。

    “我没有想到竟然是你第一个来看我。”

    崔泰勇看着林振东有些意外的说道,然后他让老婆孩子先出去。

    “看清袭击你们的人了吗?”

    林振东朝着崔泰勇问道。

    “没有,太突然了,突然到我和赵泰晤都没有反应过来车就被撞翻了。”

    崔泰勇摇头说道:“我刚刚一直在想会是谁,可是想不出来,赵泰镇不会这么蠢,赵泰晤倒是得罪了不少人,可是有这个胆子要杀他的不多,所以想不出来是谁。”

    “你还是静养休息吧,这事情交给别人就是了。”

    林振东浑不在意的问道:“对了,你刚刚说只有我一个人来看你什么意思?你这也算是工伤啊,你们会长没有来看你?”

    “呵呵,什么工伤?”

    崔泰勇呵呵苦笑了起来:“在会长的心里人只分两种,一种有用的,一种无用的人,我没有保护好赵泰晤,等事后不处罚就不错了,而且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要卧床一个月都不一定会好。”

    这同样是崔泰勇的惊恐之处。

    假如赵泰勇不给他这份工作了,那么他一家老小怎么养?

    “所以崔常务啊,我还是那句话,你啊,要多为自己想一下啊。”

    林振东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聊。”

    此时的崔泰勇确实想起来之前林振东跟自己聊天说的话。

    他现在有点搞不明白林振东到底是算哪一头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

    崔泰勇喃喃自语。

    ……

    没错,这同样是金尚道不理解的地方。

    “你到底想要什么??”

    金尚道望着林振东说道:“我查了你一切信息,可是你的信息都只能证明你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后台,你在监狱的事我知道了,而且确实残暴,可是你出来后却当了一个厨师,不过马佑熙的人却都跟着你……”

    “不错,果然不亏是无所不知的金博士啊。”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需要知道那么多吗?”

    “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你的事告诉赵东健?”

    金尚道神色变得有些阴沉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怕呢?”

    林振东不在意的说道:“除非你们自己不想活了。”

    “你这算威胁吗??”

    金尚道朝着林振东问道。

    “不,不是威胁,我只是说一个事实,当然,你也可以试一下,看看你们告诉赵东健后,是我先被干掉还是你们被一窝端。”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金博士,我是一个讲理的人,大家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公平公正,我找你们做事付给你们钱了,然后你们办完了事想把我卖了吗?你说这像话吗??”

    “哈哈,开一个玩笑嘛,你说的对,我们确实是互相合作嘛。”

    金尚道哈哈大笑了起来:“钱我就收下了,以后有什么生意我们再继续合作。”

    “没问题。”

    林振东开口道:“过几天可能还真的需要你们帮我杀几个人。”

    “只要钱到位,一切都没有问题。”

    金尚道笑着说道:“不过我有点不理解,你为什么非要开一个饭店呢?掩人耳目吗?就是掩人耳目也太夸张了吧,这菜做的这么好吃。”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厨子。”

    林振东认真的说道:“我的梦想是在唐人街开遍所有饭馆。”

    “我信你的邪,行了,就这样,走了。”

    金尚道吃完就离开了。

    “就跟踪他吗??”

    宇坤走了过来问道。

    “不用跟踪他,你帮我盯着宇明集团的财务理事张明宰。”

    林振东朝着宇坤说道:“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就有人要杀他了,到时候你救下他。”

    “好。”

    宇坤轻轻点头。

    “好了,就这样吧,饭馆里生意挺忙的,我们回去吧。”

    林振东伸了一个腰说道。

    “好。”

    宇坤依旧只说了一个字。

    回去的路上林振东突然有些好奇:“你就不问我为什么做这些?”

    “不关心。”

    宇坤淡淡的说道:“你收留了我们,我们自然要为你做事,而且相比较于从前的毫无节制的杀人来说,我认为现在已经很幸福了,只要你不伤害一零,其它的事情我都可以做。”

    “好。”

    林振东笑了起来:“一言为定。”

    两天时间眨眼而过。

    广域队把所有的线索都查了一遍,可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线索,白色的面包车和人就仿佛是消失了一般。

    “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线索?”

    吴组长神情愤怒的说道:“难道他还能插翅飞了不行??”

    “哥,你先别着急,确实是没有线索。”

    徐道哲开口说道:“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一点线索,倒有监控拍了一些东西,但却模糊看不出来,目击证人也没有,这件事恐怕还得从其它方面想办法。”

    “其它方面???”

    吴组长一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想要找袭击赵泰晤是不可能了,那么我们就调查一下谁最有可能袭击赵泰晤。”

    徐道哲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们只要查查幕后的人物那么同样可以。”

    “对啊,是这么一回事,那你还等什么,赶紧查啊。”

    吴组长轻轻点头然后催促道。

    “我已经让人盯着赵泰镇、赵智秀、赵东健三个人了。”

    徐道哲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吴组长给打断了:“等等,什么玩意?你查幕后的黑手你订着这三个人干什么?”

    “哥啊,你的脑子能不能转一下,这很明显啊。”

    徐道哲有些头疼的说道:“我查了一下胜利集团,他们的通信和娱乐已经全部交给了赵泰晤了,再加上赵泰晤升任了物产的社长,这可以说赵泰晤已经掌控了胜利集团最赚钱的三个产业了,你觉得赵泰镇和赵智秀会不会恼怒?”

    “豪门恩怨啊。”

    吴组长叹息了一声问道:“不过调查赵东健是为了什么?”

    “很显然啊,说不定这是赵东健玩的一手平衡呢,他们财阀从来都是不要脸的,所以咱们就必须一个个都查起来,组长,你说对吧。”

    徐道哲说道。

    “对个屁啊,赵东健不能查,厅长刚把我训斥了一顿,你现在就不要再给我惹事了。”

    吴组长想都不想的说道:“赵东健不要盯着,赵泰镇和赵智秀两人你愿意盯着就盯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吧。”

    ……

    林振东这两天并没有闲着,他重新的把金尚道、郑益浩等人调查了一下,然后又破了警方的后台查了一下最近几年未结的案件,基本上就更加确定了林振东的想法。

    真是最强大佬啊。

    试想一下有谁做监狱能够做成像郑益浩这样的?

    在监狱里是王,连监狱长都是他扶上来的,每天自由出入,看看外界的新闻,甚至想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出来。

    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同时和外边的金尚道一起组成最强阵容,双方做各种违反犯罪的事情而不如被发现。

    因为犯罪的全都是服刑人员。

    正如这部电影里所说的那般。

    「如果某个案件的重要嫌疑人,是收押在监的囚犯,还有比这更明确的不在场证据吗?].

    ……

    这就是林振东为什么要找金尚道的原因。

    他要做什么?

    他要袭击赵泰晤,他要让胜利集团内斗。

    可是唐人街的人肯定不能用,林振东身边可用的就是宇坤、一零他们,但他们同样不能用,因为很容易被发现。

    这个时候林振东通过调查发现了金尚道他们。

    还真是意外之喜。

    毕竟时间线已经混乱了,林振东觉得郑益浩他们出现好像也挺正常的。

    不管怎么说,林振东觉得有这帮人来做事,那么这件事就相当简单了。

    所以林振东找到金尚道让他们派人袭击了赵泰晤。

    这里就表现出先知的一面了。

    三下五除二林振东就把金尚道给唬住了。

    因为他们是见不得光的。

    在监狱里的郑益浩可是无法无天的,他们根本不会在乎什么财阀的,正如郑益浩跟卧底的宋有建说的那般,这个世界是财阀的,但是他要同样把财阀戏耍一翻。

    总得来说呢,郑益浩是真大佬。

    怎么说呢,这个副本就是郑益浩在监狱里无法无天,和监狱外的金尚道强强联合,两人干了不少违法乱纪的事情,然后呢刑警宋有建卧底监狱最终成功的事情。

    这个剧情是不是有点熟悉呢?

    如果看过《反贪风暴4》就会发现这《反贪风暴4》里的剧情跟《监狱》这部电影有很多相似之处,在这里咱们就不说了,省略个几千字吧。

    不过林振东明白这事并不是没有后顾之忧,那就是郑益浩,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是一个残暴的人,一个嗜血的人。

    甚至林振东觉得当初林峰的那个残暴和他相比差远了。

    他在面对着背叛的时候生生的将那一个小弟的脸都划着要把眼睛给抠出来,他曾经进入监狱的时候还挖过不少的人肝,这么一个残暴的人其实有很多不可控的。

    所以林振东压根就没有打算威胁他们,如果威胁不成那郑益浩恐怕真的会带着人来干林振东的。

    林振东倒不惧,就是觉得麻烦。

    他现在还需要他们。

    正因为如此,林振东才对金尚道表示了自己只想做生意,而且林振东相信他们对于自己同样有一个评估。

    不过差不多了。

    两天的时间赵泰晤已经没有什么大事了,也能下地行走了,他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两天时间,我的父亲没有再来找我,也没有给我一个说法。”

    赵泰晤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你真的能够干掉赵泰镇?而且我需要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问题倒是不大,不过你最好想清楚了,如果这么走的话就没有回头路了。”

    林振东装着为难的劝道。

    “哈哈,我要什么回头路??”

    赵泰晤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想杀我,那么我就要干掉他们。”

    “行,那就这么干。”

    林振东朝着赵泰晤说道:“你哥哥最近包养了一个女艺人,他每天晚上都在女艺人家里过夜,所以问题不大的。”

    “那就好,一切都交给你了,不过不管怎么样都不要牵扯到我的身上。”

    赵泰晤语气有点狰狞的说道:“这件事我不知情。”

    “放心。”

    林振东轻轻拍了下赵泰晤的肩膀:“我这个人做事还是非常讲究的。”

    从医院出来后,林振东把窃听器收了起来。

    从今天开始,赵泰晤算是正式上了床了。

    15分钟后,林振东再一次的见到了金尚道。

    “把这个人干掉,这一次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不要留一丝的破绽,我相信这个难不倒你吧。”

    林振东笑道:“这是定金,事成之后你需要多少钱说一个数就好。”

    “行,没问题。”

    金尚道同样答应了下来:“明天晚上等我的好消息吧。”

    “好的。”

    林振东说着就站了起来:“回头见。”

    2个小时后,金尚道开车来到了全罗南道长兴郡监狱。

    他犹如入无人之境之般的就来到了监狱里边。

    此时,监狱里的一个高级狱房里,有看书的,有看电视的,有玩游戏的,还有吃零食的。

    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什么休闲会所呢。

    在另一边有一个中年人看着报纸,报纸上正是最近的新闻‘胜利集团赵东健会长的二儿子遭受袭击依旧没有什么线索’。

    “益浩啊,那个林振东让我们再帮忙做一件事。”

    金尚道说着来到了郑益浩的面前:“我已经答应了下来,不过这个林振东你真觉得问题不大?”

    “有什么问题??”

    郑益浩一边看报纸一边说道:“他如果敢威胁我们那么我们干掉他就是了,可是他只是想要合作那么我们干什么放着钱不挣?”

    金尚道:“这不是你的风格啊,你以往不是这样啊??”

    “我只是比较欣赏这个人而已。”

    郑益浩脸色不悲不喜的说道:“我们这些人是挣快钱,甚至是靠着市场挣钱,这个林振东啊,他想的更大一些。”

    “啊?什么意思??”

    金尚道有点不明白郑益浩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看着郑益浩不想说就不再问了,然后皱眉道:“那还是老样子?”

    “恩,老样子。”

    郑益浩说道:“你先去把事情办好,如果真的按照林振东所说的那样,那么明天晚上8点行动。”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准备。”

    金尚道轻轻点头说道。

    “恩,你走吧。”

    郑益浩一摆手说道:“还有我听说有人在查我们,你最近一段暂时不要过来了。”

    “查我们??”

    金尚道哈哈笑了起来:“现在整个监狱都是我们的人,你觉得我们怕什么查啊??”

    “小心一些还是没有错的,有些事情不摆到台面上是没有事的。”

    郑益浩眉头皱了一下:“还有把钱再发一下,只要吃了我们的,那么想要袖手旁观是不可能的。”

    “成,我知道了。”

    金尚道说着站了起来:“那我走了。”

    “恩,洪杓,你去送一下金博士,然后晚上我们商量一下计划。”

    郑益浩朝着自己的最得力的手下洪杓说道。

    洪杓轻轻点头:“好的。”

    金尚道脸上挂着笑容,然后在洪杓的陪伴下走到了监狱门口,然后他突然停了下来道:“洪杓你好像还有3个月就要出狱了吧。”

    “是的,还有3个月。”

    洪杓轻轻点头。

    “出狱后有什么打算吗??”

    金尚道笑着问道:“你们老大给你什么安排了吗?”

    “没有,益浩还没有说,不过我相信益浩会给安排好的。”

    洪杓摇头说道。

    “恩,可以。”

    金尚道轻轻的拍了下洪杓的肩膀说道:“好好干,哈哈哈。”

    说完金尚道哈哈大笑的离开了,只留下了洪杓一脸的懵逼,他显然不知道金尚道在笑什么。

    微微摇头,洪杓重新回到了监狱里。

    郑益浩依旧在看着报纸,同时在想着明天的行动。

    “依旧老样子。”

    郑益浩把几个人都叫到了跟前,然后叮嘱道:“这一次洪杓你带队,免得出现什么不可控的事情,然后不管是谁,哪怕是条子,但只要是看到你们脸的都不要留。”

    “好的,我知道。”

    洪杓重重的点头说道。

    ……

    这几天赵泰镇的心情很不好。

    因为通信和娱乐两个部门的失去让他本来就已经相当烦恼了,可是赵泰晤的出事更让他受到了一些质疑,虽然他的父亲相信他,可是其它不了解实事的理事们却对于有所抱怨。

    “该死的。”

    赵泰镇咬牙切齿的说道:“几天时间一点消息都没有,警方竟然不去查谁反而盯着我,气死我了。”

    “这些倒是小事,关键是目前父亲那里,赵泰晤现在获得了不错的信任,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赵智秀说道:“如果丢掉父亲的信任的话,我们再赢取其它人的支持都没有用。”

    “我知道,父亲现在因为赵泰晤给他的药已经有点放纵了,每天都当新郎一样,完全的不顾他的身体。”

    赵泰镇头疼的说道:“我现在就担心他这样早晚得死在女人的肚皮子上。”

    “那不正好?”

    赵智秀道:“如此一来,你正好可以升任会长。”

    “如果之前倒是没问题,可现在不同了,赵泰晤获得的支持太多了。”

    赵泰镇说到这里有些恼怒:“老头子感觉真的老糊涂了,他竟然想着扶持赵泰晤?他想干什么?他的身体都那个样子了,他还能干几年??”

    赵智秀突然说道:“要不,我们……”

    “不行,老头子向来谨慎,他之前都在这里放窃听器,你说他可能没有防备我们吗?”

    赵泰镇直接拒绝了:“现在还是继续等待,那赵泰晤的能力你我都知道的,我相信他肯定会搞砸的,届时候我们再说,现在不管我们做什么都是错的。”

    这才是赵泰镇憋屈的地方所在。

    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

    警方现在派人盯着他。

    这是其一。

    其二,赵东健同样派人盯着他。

    你说他还能怎么办?

    几乎是完完全全的只能老老实实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越想越憋屈。

    晚上的时候赵泰镇开车来到了另一处别墅,这里是他给自己的情人金智研买的一处地方,可以说算是金屋藏娇了。

    外界都说金智研是韩的清纯女神,甚至出道至今没有什么绯闻,连拍摄影视剧的时候都不接受一些大尺度的戏份,甚至金智研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表示自己是一个传统的女人。

    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她是赵泰镇的小三。

    其实这个中韩基本上差不多,你看那谁谁不就是当小三那么久了还说什么自己是传统的女人之类的。

    总之大家都理解的。

    赵泰镇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每一次他如果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里放松一下。

    为了掩人耳目,赵泰镇专门甩开了警方,毕竟他可不想让警方知道自己在这里有小三。

    “回来了。”

    金智研穿着一身居家服甜甜的说道:“洗澡水都放好了,先泡个热水澡吧。”

    “恩。”

    赵泰镇轻轻点头,然后在金智研服侍下泡在了洗澡池里,同时金智研给他按摩头部。

    无数人幻想的梦中情人其实只是赵泰镇的一个佣人而已。

    这就是现实。

    因为晚上赵泰镇回来,所以金智研把自己的经纪人还有佣人全都让他们回家了,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人。

    这些资料金尚道早就拿到了。

    当然这并不是金尚道的能力,这是林振东全部告诉给金尚道的。

    金尚道对林振东真的佩服的没边了。

    “这个林振东到底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

    别墅外边,洪杓淡淡的说道:“你确定没问题??”

    “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金尚道笑呵呵的说道:“好了,你们去吧,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走。”

    洪杓朝着车上的人说道:“都戴好面套,千万别监控给拍到了。”

    五分钟后,赵泰镇的别墅门锁被悄悄的打开了。

    “这个锁还是挺厉害的,这也就是我,如果是别人恐怕早触动了警报器了。”

    一个年轻人略显得意的说道:“厉害不厉害??”

    “好了,大雨,就别吹嘘了,我们赶紧进去吧,一会都小心一点。”

    洪杓有点无语的说道。

    一共四个人悄悄的进了别墅,而这个时候赵泰镇已经洗完澡了,他正跟着金智研一起喝着红酒聊着天。

    这个时候是赵泰镇最享受的时候。

    可突然之间就出来四个人。

    “你们是谁??”

    赵泰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们怎么进来的?”

    “不要说话。”

    一名蒙面的直接掏出匕首放在了赵泰镇的脖子上:“好好配合一下。”

    然后呢,作为医生的藤壶快速的拿出来注射器给赵泰镇注射了一翻,这个时候赵泰镇已经有些晕乎了。

    一旁的金智研同样如此,她同样被注射了液体,藤壶有些不忍,可终究没有说什么。

    他身不由已。

    自从他踏入这一行之后,自从他加入了郑益浩之后,他基本上就没有回头路了。

    “走,收拾一下。”

    洪杓看得已经完成了,然后快速的说道。

    10分钟后,一切都打扫干净,然后关于别墅里的监控同样进行了一些删除和调试,总之没有任何的问题。

    次日早晨9点,保姆前来打扫卫生,然后看得这一幕尖叫了起来。

    赵泰镇和金智研两人身穿浴袍全都死在了沙发上,桌子上还有一些残余的东西,报警后的警察来的挺快的,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被称为地狱使者的宋有建,他望着这一幕皱眉道:“怎么回事??”

    “应该是玩的太嗨了所以直接休克死亡了。”

    法医鉴定后说道。

    “这两个,一个是财阀的大公子,一个是大明星,这新闻看来想捂都捂不住了。”

    宋有健无语的说道:“他们也真的能玩啊,竟然玩这么猛。”

    ……

    砰!

    同一时间得知消息的赵东健猛得站了起来,手里的杯子都掉在了地上:“你说什么??”

    “会长,刚刚警方传来消息泰镇被发现死于东山别墅,同时死的还有泰镇的情人金智研。”

    崔理事神情略显严肃的说道:“经过初步调查警方排除了他杀,说这只是一次意外事件。”

    “先是泰晤,现在又是泰镇,你告诉我这是意外?我去他妈的意外。”

    赵东健猛得怒吼了起来:“这是挑衅,这是向我们胜利集团的挑衅,竟然杀了我最疼爱的儿子,你告诉我这是意外??”

    “会长,您的身体不能动怒,先冷静一下。”

    崔理事搀扶住了赵东健:“您先坐下,这件事我会向警方施压的,我把消息已经压了下来,媒体们都没有报道,网上报道的倒无关紧要,对外只是说遭受了谋杀,其它的不会太透露的。”

    “行,这件事交给你了。”

    赵东健微微摆手说道:“我这边没有事,给我悬赏一亿,我不相信这是一起意外。”

    “好的,我马上去做。”

    崔理事说着就离开了。

    砰!

    砰!砰!

    赵东健气的把东西全砸了,对于他来说最合适的接班人就是赵泰镇,虽然他最近有敲打赵泰镇的意思,可是那仅仅只是想让赵泰镇更进一步而已。

    可现在赵泰镇竟然被杀了。

    没错。

    赵东健根本不相信警方的调查,更何况想要杀死人伪装成意外太正常了,这事赵东健又不是没有办过。

    可是之前都是他杀别人,现在别人杀了他的儿子。

    他如何不怒。

    “不管是谁,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赵东健咬牙切齿的说道。

    ……

    唐人街,林氏家常菜馆。

    “今日插播一条突发消息,胜利集团赵东健会长的大儿子赵泰镇今日被发现死于东山别墅,继赵东健会长二儿子遭受车祸之后……”

    电视里响起了一条突发新闻。

    客厅里林振东望着电视上的新闻笑了起来。

    财阀的力量还真的是恐怖哟。

    竟然直接把金智研的事情给压了下来。

    不知道赵泰晤这个时候什么表情?

    同一时间,赵泰晤家里。

    赵智秀直接来到了赵泰晤的家里,她神情狰狞的说道:“是你对不对,是你杀死了泰镇!!”

    “神经病啊,你在说什么呢??”

    赵泰晤因为刚刚醒,因此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在跟我装?”

    赵智秀咬牙切齿的说道:“泰镇死了,我没有发现你竟然这么狠,早知道就应该在国外把你弄死。”

    “阿西巴……”

    赵泰晤听着赵智秀的话怒气冲天的说道:“所以你承认我在国外的事有你的原因了??”

    “哈哈,这有什么不能承认的?你的女朋友被人抢走,你被注射了都是我找人做的,是不是挺愤怒啊?”

    赵智秀哈哈大笑着说道:“你既然杀了泰镇,那么你有本事把我也杀了。”

    望着像疯子一样的赵智秀赵泰晤确实愤怒,可是紧接着他突然笑了起来:“姐姐,我们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杀你呢?还有哥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行,我真的小看你了。”

    赵智秀明白赵泰晤没有上当,她冷冷的盯着赵泰晤看了几眼,然后直接离开了。

    本来赵智秀已经录音了,她想逼赵泰晤承认,可惜赵泰晤却是竟然如此的冷静。

    看来赵智秀只能想别的方法了。

    另一边,赵泰晤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电视,看着那关于胜利集团的新闻赵泰晤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死了。

    真的死了。

    死的好。

    赵泰晤拿起手机直接给林振东拔了过去:“林振东,一会我去你饭馆找你。”

    ……

    ……

    (谢谢大家的支持,可以关注下公主号:起点葆星,明天说说《监狱》和《反贪风暴4》两部电影的情况。)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 >> 返回书页 >> 电影世界大拯救目录
推荐阅读:夺舍之停不下来 神级英雄 飘飘欲仙(1-188) 狼太郎 清欲超市 淫荡少妇系列合集 禁品乱欲 《妻欲:欲望迷城 H 版》 择天记 一念永恒

咱家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咱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